必威tiyu体在线注册

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古典仙侠] 金砖pk彩票官方app

作者:安卓官方版 / 章节数:68 【是否完成连载:连载中...】

  Axios称,除了与国务卿林肯和国家安全问沙利文合作外拜登的中国特使要与美国前国务克里协调气候变问题,并与拜登府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协调员坎贝尔打交道

[古典仙侠] att电玩棋牌游戏

作者:安卓官方版 / 章节数:90 【是否完成连载:连载中...】

看着婉儿逐渐远去的倩影,我没由的感觉到一阵难过,我想对她我喜欢你,但是我怕会遭到她的屑和取笑。今天又是一天都没好听课,下午还来了一场数学考试我心里当时烦透了,就只把十二选择题全写了a,然后趴在桌子上想睡一会儿,可一闭眼,想到的是婉儿,搞得我心烦意乱的。好次我都想和婉儿说句话,可她一冷淡,理都不理我。一放学,婉背起书包匆匆离去,我作业都没得及装进书包里,背起书包追上儿。婉儿停下脚步,冷冷的说,别跟着我,回家我和你做就是了”然后她整理了下衣服,往她房走去,我见状赶紧跟了上来,老说,这是婉儿从小到大第一次主让我进她卧室,卧室很美,有一少女初恋的感觉,房间的墙壁被刷成粉色的,上面还贴着薛之谦海报,桌子上还摆放着哆啦a梦的手办。我一把抱着婉儿把还没反过来的她扑向她那柔软的大床,始摸上了她那并不凸起的胸部,着婉儿发出一声惊呼,脸色更加红了,我捏了捏她的胸部,喃喃:“这么小……”一听这话,婉可不愿意了,本来沉浸在享受中她脸色一沉,把我推开。“婉儿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急忙歉。婉儿神情淡漠的看了我一眼不再理我,穿好衣服开始往房间走去。我急了,一把拉住婉儿,胁道:“你要是再不和我做的话我告诉爸妈那件事了啊。”婉儿恶的盯着我看了许久,她大声对吼道:“你去告啊,你去告啊,会拿这件事情欺负我,谢伟他们负你,讹你的钱时,你怎么不还?就会欺负我一个女生?李玥,真贱,不是男人,怂包。”我愣了,这是婉儿第二次说我怂包,一次是因为我怕灵儿,一个女生而这一次是因为我只敢欺负她而敢和那些欺负我的人还手。“婉,我……”“我去洗个澡,洗完后陪你做,记住,做完后你我再相欠,你再也不是我哥。”婉儿对着我,冷冷的说道。其实,仔想想,我之所以会被谢伟欺负还拜婉儿所赐,从高一上学期就找的同学欺负我,导致同学们觉得很好欺负,有事没事就来整整我等了一会儿婉儿见她估计还要待才出来,闲着我也是无聊,索性起了她的电脑,她的电脑一天都关,只是把显示器给关了,我打显示器,再打开qq,刚想登陆的时候,我看到上面那个qq号设置的是记住密码,这个qq昵称为羽落夜的就是婉儿的号。本来吧,是不想碰婉儿**的,但是今天我不知道怎么了,鬼迷心窍的登陆她的qq,刚一上去,婉儿的小窗口就滴滴滴的响个不停,我看到友列表有个备注为灵儿的头像闪不停。我本来想着打开看了一眼关掉的,但是我看到林灵儿给婉回复了一句:你的事情就是我的情,我当然会帮你办妥的。我不得有些好奇了,打开消息记录看起来,这一看,我可傻眼了。羽夜:在吗?灵儿:嘻嘻,婉儿,什么事找姐姐?(坏笑)羽落夜帮我个忙,你找人教训下我们班谢伟和我们组长陈亮。灵儿:他怎么惹你了,我的小婉儿?(愤)羽落夜:今天早上我一来,他欺负我同桌,而且诽谤我,让我全班同学难堪。灵儿:哦?同桌就是你说的那个怂逼男?怎么,喜欢上他了?上学期的时候还是让外班的一些人教训他来着。(笑)羽落夜:不是不是,身为我同桌,被别人欺负,我感觉很丢的,而且那些人诽谤我说我被人过,哎呀,你就帮帮我。灵儿: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当然会你办妥的。我脑袋“嗡”的一下一片空白,除去最后一条消息是儿前几分钟发来的,其余的对话是今天上午上课期间用手机聊的也就是说今天一天,婉儿都在为的事操心。虽然字里行间中并没明确的表明是在为我出头,甚至我丢她脸了,但是我知道,她还帮我的。我突然觉得自己真他妈贱,还是个傻逼,婉儿在帮我,却只想和她做那事儿,真他妈畜都不如,还误解谢伟曾经是受婉指引才来欺负我的。这时,婉儿洗好澡了,推开门进来。我暗道声糟糕,此刻还打开着她的qq,上面还挂着林灵儿的聊天窗口,急之下连忙按ctrltl键锁定qq。“你……你翻我qq?”婉儿刚进门后,看到她的qq被挂着,不过是我锁定qq后的界面。我赶紧把她qq关掉,然后撒谎说,“没有,我是等你等的太无聊了想玩会儿游戏,刚打开显示器,现你qq在线,就想帮你退了,这时候你进来了。”婉儿满腹狐疑盯着我看了好久,她也不确信是是今天早上上学之前忘记关qq了,她把我拉了起来,自己坐在电面前登陆上qq,一页页看了看她的好友列表。不过也看不出什么因为在锁定qq状态下是能查收到好友发来的消息的,我退出后,算婉儿在登录qq,那灵儿闪烁着的头像也自然停止了跳动。“谁道你藏在哪了。”婉儿把手机还我后,嘀嘀咕咕的说,这句话其连她自己都不太相信,只是给自找个台阶下罢了。“好了,来做。”婉儿犹豫了下,然后又躺在上,闭上眼睛说道。我一愣,说“我没拿照片威胁你啊。”婉儿了我一眼,然后脸色红扑扑的说“这次算是给你的奖励,如果表好了,还有……还有下次。”我听这话,一脸兴奋的扑向婉儿,一把搂住她,开始疯狂的亲吻她小嘴、脸颊、脖子,然后伸手握那并不凸起的胸部。婉儿呻吟了声,眼睛迷离的看着我,然后主地朝着我下面摸去。我也等不及,刚想把她衣服全脱光的时候,厅门开了,然后一道声音从外面进来,“婉儿,今天妈妈提前回了。”我和婉儿被吓得脸色都煞煞白的,我俩现在衣衫不整的模被抓住,肯定死定了,婉儿可能事,我估计会被再次撵出去。“赶紧先出去帮我应付着,我得整下头发,而且我腰带被你弄掉了得好一会儿才能弄上。”婉儿脸红扑扑的,她踢了我一脚,说道这就是男性与女性之间的区别了现在这个春末夏初的季节,我穿就一件牛仔裤和薄外套,穿起来肯定比婉儿穿连衣裙再整理她那微散乱的头发要快。我也照做了麻利的穿上衣服裤子后赶紧走出。“哎,玥儿你怎么在婉儿的房内?”养母此刻刚换完鞋子,见从婉儿的房间内出来,有些惊讶“噢,我问婉儿借根笔,我笔忘学校了。”我赶紧扯了个谎,脸红心不跳的说,现在我心里真是恼,都怪养母回来的不是时候,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让婉儿把火给勾上来了的时候回来

[古典仙侠] 环球App登录

作者:安卓官方版 / 章节数:572 【是否完成连载:连载中...】

刘大明讪笑着起身对田主任说我也只是感觉这件事有些过于然,所以想要过来问问田主任既然田主任这么看重我,推荐下乡挂职,我自然是荣幸之至请田主任放心,到了底下后,一定好好工作,绝对不会丢了们发改委的脸面。田主任赞许口气说,好,很好,咱们发改出去的干部就得有这样的精气,等你刘主任功成归队的时候我再带着党组一帮人好好的为接风洗尘,摆酒庆祝。刘大明脸感激的神情退出了田主任的公室。与其贪心想要与虎谋皮还不如躲到僻静处好好的琢磨下老虎的弱点,说不定自己还还击的机会。刘大明离开田主的办公室后,田主任立即打了电话给朱爱国,让他到主任室一趟,谈点事。朱爱国很快到,一进门就咋呼说,老田,这刚进办公室,一杯水都没喝完?报纸刚看一半,你就嘈嘈起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这么急让我过来?田主任冲着朱爱斜眼说,瞧你那不耐放的劲,这不是想要跟你共同分享一下斗成果吗?真是好心当成驴肝。“什么战斗成果?你这说什胡话呢?”“你没看今天的陵日报吧?上头关于挂职的名单经公布出来了。”朱爱国一下明白过来,问道,刘大明没过找你算账?这个人的个性就是狂,不是能够忍住的人。田主不屑的口气说,他敢!我这样弄他还是轻的,他要是敢背后给我撂蹄子,我用更狠的招数拾他,管教他求生不得,求死能。朱爱国不耐放的挥手说,了,得了,多大点事,至于说这么严重吗?田主任伸手敲了下办公桌面,脸上露出得意的容说,你是没看见,刘大明刚那脸色真是铁青了,却还要装笑脸来应付我,看了可真让人快。朱爱国笑笑说,是啊,这头啊,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你倒是把刘大明给摆了一道可怜的秦书凯招谁惹谁了,也跟着刘大明下去陪葬。田主任眉说,老朱,我最看不得你这救世主一样的说话口气,小年的刚到机关上班,哪一个不要过这一层的磨练,依我看,秦凯这个时候下乡一趟对他的成来说,说不准是有好处的,你想看,咱们年轻时要是不在乡走一遭,能混到现在这位置,不定早就被人给摆弄到哪个角养老去了。朱爱国点头说,老,从锻炼人的角度来说,你说倒也有几分道理,秦书凯要是在乡下呆住了,吃透了很多东,再回到县里这种机关里来,多事情处理起来可就游刃有余。田主任一本正经的口气说,伙计,咱们现在该说正事了,找你来,主要是叮嘱你一句,大明这家伙,虽说表面上应承驻村的事情,可我看得出来,那狗眼里四处冒火花呢,我担他因为这件事心里不痛快,别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朱爱无所谓的口气说,名单都已经布了,他还能怎么样?田主任其不争的口气说,我说你呀,你说过多少回了,人无远虑,有近忧,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地考察,单位里大小事情大多刘大明经手办理的,现在他受这么大的委屈,他心里能不想报复的事情,咱们得提前把很事情的苗头给他掐灭了才行。爱国有些不解的口气问道,怎掐?田主任说,这发改委里,最信任的人非你莫属,刘大明然已经确定要走,他手里分管那一大堆事情,就由你全权接吧,今天就把这件事给办了,得啰嗦。朱爱国不由愣了一下跟田主任交往多年,他实在是了解田主任的为人做事风格了他这明摆着是在给自己下套呢自己要是满心欢喜的答应了这要求,他就会断定自己是个对力有**的人,立即对自己的态度就会有所改变,要是自己不应这件事,他才能继续放心的自己“推心置腹”。朱爱国笑,老伙计,你还是饶了我吧,一个纪检书记,自己手头的工都忙的屁颠屁颠的,哪里还有工夫去关心别人手里的工作,看你最好别指望到我头上。果,田主任的眼睛里闪了一下,后一副无可奈何的口气说,我知道你小子想要偷懒,你要是接手的话,事情可就难办了,下另外两个副职,你看谁看起比较信得过一些?朱爱国说,种事情你可别问我,我又不是把手,心里没有整盘棋,反正一个纪检干部分管刘大明手里人事科和办公室肯定是不妥当,至于你想要让谁接手这些工,我都配合就是了。田主任笑:“老朱,这两个科室,很多导是想方设法想分管,人事科人权;办公室,财权。可你就怪,这么有权的科室不要,到想干什么?再说,你看看,刘明走后,这两个科室能给谁?胡长贵吗?这人本性不坏,但是有一点主见,加上贪小便宜,型就是一墙头草,还有黄副主,官家子弟,动动嘴皮可以,的让他做事,也是雷声大雨点,没有真本事,选来选去,除你,还真是没有更合适的人选”朱爱国说,大不了你自己多心,再把一些不重要的工作分些到胡长贵的头上也就行了,长贵这阵子的确跟刘大明有些了,可这厮就像你说的,本来是个墙头草,现在刘大明都已下乡了,你再找机会敲打敲打,他能不心里有数?都是多年机关干部了,心里还不是一点透。田主任听了点头说,你说倒也有几分道理,只不过我经出去考察,总是指望胡长贵肯不行,有些事情你也得尽量帮些,对了,还有刘大明的动静最近你要多关注一下,这混蛋里的那股子邪火不知道什么时发泄出来,咱们小心驶得万年啊。朱爱国点头说:“你放心吩咐的事我会知道如何稳妥处的。”官场,就怕出事,一个部出事,就能拔出萝卜带出泥连累一窝子。很多在位的领导一个人被抓,导致其他人受到连,刘大明毕竟在发改委原本个炙手可热的掌权者,他要是的铁了心拼一个鱼死网破,对田主任来说,还是有些威胁的好在,田主任之前放权的时候倒也留了一手,更多重要的工,都有朱爱国在背后把关,否的话,还真有可能让刘大明钻什么空子。秦书凯也是看到当的陵水日报才知道刘大明也要乡的消息,他跟单位里所有人反应是一样的,刘大明怎么会乡呢?他不是在发改委混的如中天吗?很多事情不能细想,旦细想了,就会觉的哪哪都有不对劲,秦书凯此刻心里对刘明倒不由自主的生出几分同情,这真成了同是天涯沦落人,苦再记往日冤。自从挂职的名在陵水日报上公布后,秦书凯没再去单位坐班,自己已经被挤到乡下去了,单位里的那帮鬼蛇神跟自己又有多大关系呢空虚无聊的日子里,他发现自心里最想念的人居然是王娟。要是想这个女人的身体

[古典仙侠] kc分分彩登录

作者:安卓官方版 / 章节数:722 【是否完成连载:连载中...】

“火生了起来!有一人突然惊呼,他正是尝试了擦生热起火的人众人看着眼前的莫名兴奋起来,为火总是会给人种希望,看着眼的火,他们都有动力。陈卓看着前这一幕,眼神微冰冷起来,自费尽力气弄的不好,你倒好,随弄了两下,就尽人心,而且刚才我钻木取火的好也是你。陈卓看被众人众星捧月那个男生,嘴角经露出一丝冷意李信已经回到山,手中拿了几个果,没有办法,没有抓到,零食是留下比较好,以现阶段只能吃野果了,就当是口味了。野果瑟的味道充满整个腔,难以下咽,李信硬着头皮咽下去,只要不会人,没有难吃到定程度,一切都是能够接受的。下几个野果后,子没有特别饿了李信喝了两口水尽量把口中干涩感觉去除掉。衣烤了好的一会儿已经差不多干了李信把简易版的衣架放到一边,服随便挂了上去李信差不多感觉一阵困意,于是在那一块巨石上,因为别的地方没有这里舒服。睛慢慢眯了起来夜也深了下去。卓这边居然还在行篝火晚会,一一条鱼,手中还着一个椰子,看来哪里像是流落岛,完全就是来假的。陈卓走到璃身边,本想凑说话,但却被张琪挡在面前。“这么近干嘛?赶往后走!”张钰嚣张傲慢的说道陈卓眼皮微跳,中开始冷笑,在里,你还以为你大小姐,还想拦?“好!”陈卓笑的说道,然后后退去,但眼神瞬间瞄了一眼张琪的胸口。陈卓不住咽了咽口水他以前根本不敢么想,但不知道什么,现在居然敢幻想起来。仅张钰琪的身份,卓内心都有些忍不了,想到配上小的身体,如果钰琪还用那个服自己,最好都是傲的表情,自己定会忍不住弄她脸。陈卓想到这,内心微火突起为了防止出丑,体忍不住往后弯尽量隐藏一下。卓现在要消火,以撇了一眼正在天的一个女生,生见到陈卓的眼,立马明白过来女生长得也不错倒是有分左右的值,化妆起来也算得上是一个班,但最主要的是她的穿着太太过暴露。上身红色肚皮的短袖,下|身超短裤,雪白大长腿让人浮想翩,脚上的高跟,让她更多了一魅力。陈卓已经得不行,所以直往丛林里走去,人问他去哪,他是笑着回答上个所。女生见陈卓开后,和旁边同说了一句要上厕,然后一脸歉意离开。女生也走丛林,倒也没有会怀疑陈卓和她关系。女生进到林之后左顾右盼后面突然冒出一人抱住她,女生身一颤,但下一听到陈卓的声音整个身体都软了来。陈卓一只手伤,所以只能用一只手开始游走来,女生的脸色润起来,反过头吻向陈卓道:“人!”“呵呵!然很听话嘛!”卓淫|笑着说道。“主人!人家下可是一直没穿,不是因为你,搞我胆战心惊的!女生嗲嗲的说道声音酥起来能软骨头。“你不就欢吗?嗯?”陈反问道。女生犹了一秒,但下一又笑着说道:“厌!你就知道欺我!”“哼!赶脱了,我可不想费时间!”陈卓着眉头说道。“吧!”女生本是话的脱掉衣服。卓让女生靠在树,摆好姿势,然……陈卓口中喊是林璃几大校花名字,然后开始想,女生眼神闪一丝幽怨,但她道自己没有资格什么,所以内心始嫉妒林璃她们分钟过后,陈卓是舒爽的走了出,又过了来分钟女生一脸羞|红的走了出来。陈卓于太快,女生后只能靠自己。女莫名的脸红让其女生还以为她生了,还特意过问一下。女生赶紧头说只不过是太了,所以才有些红,根本没有什事情。其她女生相信了,因为她也想不到短短分之内能干什么事篝火晚会也结束,众人也累了,不多该去休息。生负责轮流守夜女生出是休息,生都没有说什么女生当然也同意次日,李信慢慢来过来,打了打欠,看了一眼人处的灰烬,然后了揉眼睛,来到水的地方,拿起边的酒杯,随意起一杯水,倒进中,在嘴巴里翻了一番,然后吐地上。没有牙刷牙膏,所以只能样简单应对一下李信知道这么简的冲刷是没有什用,所以得想办找到刷牙的东西或者代替牙膏之的。其实是可以盐刷牙的,但现手都没有盐,但里旁边都是海,是可以提取海盐现在就差了一些具罢了。李信出山洞,再次来到长野果的地方,过几次尝试,他知道哪些是苦涩,哪些不是苦涩,所以这一次摘一些并不是很苦的,吃起来的感比上次好多了。信这次把书包带出来,然后摘了多不是很苦涩的子,全部放进书里,带了回去。信在附近发现了些藤蔓,他倒觉可以编制一些捕篓之类的东西,有在岸边捡了好个空塑料罐子,细的清洗了一下然后赶紧全部带回去。李信把找的东西放在一边然后又找了一些蔓过来,开始编起来。李信以前过,所以编织的是很快,在他手,藤蔓就如线一,开始穿插起来然后形成一个鱼。做完个之后,做了第个第个。信拿着三个鱼篓择了三个地方,李信看来,这三地方出现的鱼概很高,所以放了去,为了吸引鱼还需要一些诱饵所以李信忍痛割,拿出了一些零,弄成碎片,放鱼篓里面。三个篓都放了下去,且做好标记,只等到时候能抓到就好了。抓鱼是个方面,但也总能吃鱼,所以李打算进丛林看一,里面又没有其食物,如果有的,尽量把它弄到。李信准备进入林,仅靠手中的把小刀,实在难有安全感,所以再准备一点东西来增加自身的安感。李信找到一比较粗壮的树枝强度也有两米左,握在手中重量差不多,点了点,然后把前端削,能够用来当做枪使用,这也能自己稍微增加一安全感。准备好器后,李信背上包,拿了一些野放在里面,口袋放着小刀,然后持木质长枪,缓走进丛林。丛林树木遮天蔽地,有稍微一点阳光射进来,地上满一层枯树叶,走上面能够听到踩树叶的声音,周很安静,除了自的脚步声,只有许鸟声响起

[武侠|仙侠] 龙腾彩票登录

作者:安卓官方版 / 章节数:167 【是否完成连载:连载中...】

“你这个朋友好像挺傲啊。”悄悄在孔香芸耳旁说道。孔香小声的道:“嗯,她这姓格,不的不大爱搭理别人,这一次是看在你的面子,她怕是连话懒得和汪昌全他们说。”“她哪儿人?”“平川县的,玉州大毕业后分来的。”孔香芸笑起来,“怎么,叶庆泉,看她?嗯!她好像对你也很有好感。”“嘿嘿,孔香芸,怎么你学会做媒了?”我胆子也大了来,笑着道:“听说你也没男友,要看也该看你才对,咱们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啊。“呸!谁和你两小无猜了,你么知道我没有对象?”孔香芸脸浮起一丝红晕,想起初那会叶庆泉似乎对自己是有那么点思,不过当时岁数都小,也没在意。高又不在同一所学校,后叶庆泉了大学,而自己只考科,回到了厂里。“初同学嘛怎么不算青梅竹马?”孔香芸羞的模样一下子刺激了我心那蠢蠢欲动的心思,话语也越发便了,笑道:“那要怎么样才,非得是光屁股长大才算么?“你说什么呢?下流!”孔香娇嗔的道,狠狠揪了一把我腰的肉,不过动作很隐讳,她还想让别人发现这个小秘密。“呵,孔香芸,女大十八变,越越好看,用在你身可一点没错不愧是咱们的校花。”我也算过来人,赞美女人容貌的话再再多都不为过。“什么校花,是你们这些男生瞎编的。”孔芸心里一阵暗喜,表面却一副不在意的样子,道:“凌菲才亮呢,你没看她那对酒窝多好?”我当然也注意到了凌菲,女孩的确有些出众,尤其是那子倨傲清高的气质更增添了一味道,不过女人的内心我十分解,这个时候你若是多看别人眼,只怕都会招来对方不高兴我只是装作很随意的瞄了凌菲眼,目光重新回到孔香芸身,声道:“嗯,是不错,看看韩伟和汪昌全有没有机会吧。”香芸正有些后悔自己怎么会把菲扯进来,好在对方的目光没么在凌菲身多停留,听我这样说,她连忙摇头,道:“凌菲光很高的,厂里有个技术员想凌菲处对象,凌菲一直没答应汪昌全和韩建伟怕是没希望。“眼光高?在农机厂她还想要什么样的?”我随口道。“厂的怎么了?”孔香芸有些不高了,我的话也触及到她的痛处她一心想要考出这山旮旯,却有想到高考受挫,最后还是回厂里,这都成了孔香芸胸口永的痛了。“我没那意思,不过实是如此,厂里这圈子较封闭基本和外界没太多接触。”我大咧咧的道:“除非能找到一帮她调出去的。”“是啊,万凌菲能找到个帮她调出厂子里的呢?”孔香芸悻悻的道。“调动不是容易的事情。”我工了一段时间之后,知道对于家没有关系的普通人来说,人事动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见香芸嘟着嘴巴不开腔,我连忙开话题,道:“好了,好了,们管别人的闲事干什么?孔香,你在人事科还好吧?厂里人调动都得从你们那儿过啊。”哼,只能说较轻松,人事调动是我们作得了主的?科长副科,面还有分管人事的丨党丨委书记,我一打杂的小兵。”两正说笑间,我看到凌菲和韩建、汪昌全两人与方才脸色吓得白那个青年一起走了过来。“哥,你还认识我吗?我你低一。”青年身穿一件新潮T恤,脚下皮鞋也是铮亮,只是身子较单薄了一点,像是一跟竹竿挂一件衣裳似的。“朱荣鑫是吧好久没有看见你了,但有点印。”如果不是先前汪昌全的介,我肯定想不起这个人,不过父亲是副厂长,我觉得没必要罪人。朱荣鑫显然对我能够记自己十分高兴,掏出一包芙蓉忙不迭的敬烟,笑道:“叶哥记得我?刚才可全靠你了。”摆了摆手,笑着接过香烟,道“呵呵!那么客气干嘛?毕竟们都是厂子弟,一个学校的,道看见了不帮忙,让外人在咱这儿欺负你?”原本与孔香芸间十分融洽的氛围,硬生生的朱荣鑫横插一杠子给破坏了。朱荣鑫客气,又是敬烟,又是喝酒,我总不至于翻脸赶人家吧?只能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对方热情。无奈之下,我们一人在舞厅外的大排档里喝了些。当孔香芸和凌菲与我道别离时,我心里还真有些恋恋不舍还是韩建伟知趣,代我邀约了香芸和凌菲,下次我们一起出玩,两个女孩都很爽快的答应。和一帮同学打过招呼后,我厂里的大客车回了家。或许是了酒的缘故,回到家里,我有心绪不宁了,打开台灯,拉开头柜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叠厚的资料,随手翻看起来。这资料,自然是为宋嘉琪准备的里面的内容,都是我这段时间费苦心写出来的,其既有短期运作思路,也有长远的发展规及目标。可以说,方案的每一细节,都凝聚着我的心血。我不怀疑,只要按着面的步骤,图索骥,服装店的生意很快可盘活,并能迅速发展壮大。然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把资料送去,也没有依照原来的设想,伴宋嘉琪去珠城寻找商机。事,自从我次扮演了一回公交色.狼之后,我们俩见面的次数都经很少了。这其大部分的原因还在我的身。自从我知道方正的目的后,我的心情极为矛盾不知该如何处理与嘉琪姐的关,因此,也有意无意地躲避对。“这个方正源,还真能出难!”我把资料丢下,躺在床,怔地发呆,虽然把责任都归咎对方身,但我心里清楚,真正扰我的,并不是这个原因。冷下来仔细分析,我隐隐发现,己对于宋嘉琪的感情,非常微,也很复杂,以前之所以能够握得好,不过是觉得两人之间本没有那种可能罢了。可自从天在门外听到了他们俩的争吵我的心态悄悄发生了变化,在忑不安之多出了某种期待、甚是渴望。这种渴望,并没有因时间的流逝稍有减少,并且还与日俱增,以至于,当方正源破窗户纸之后,我虽然多次拒,但在最后,还是经不住诱.惑,亲口答应了。这足以证明,对宋嘉琪的感情,并不像想象样纯洁,或许,也和其他男人样,对这位风姿绰约的漂亮女,存有非分之想,渴望有一天够征服她,占有这个举手投足,都会产生致命吸引力的尤.物。发了会呆,我翻身坐起,走浴室,扭开水龙头,哗哗地放水,冲了个舒服的热水澡,心才随之慢慢好转。刚刚推门出,听到清脆的电话铃声响起,快步走过去,接起电话,轻声:“喂,你好。”“小泉,是。”电话那端传出方正源沙哑声音

共5页/21条记录
1
[2]
[3]
[4]
[5]
下一页
末页